点击关闭
您现在的位置打假新闻首页>>国际新闻>>正文

条件记者-黄磷厂电炉生产黄磷时排出尾气所点燃的火焰

宋仲基哥哥发中文

2017年,在成功黃磷廠不具備行業准入條件,環保也不達標的情況下,黔南州環保局竟然批複了成功黃磷廠三期建設環評報告,也就是廠里已經投入生產的第三台電爐。

電爐是黃磷生產的第一個重要環節,也就是「點天燈」的位置。在工廠外面乍看上去,這家黃磷廠並沒有像別的廠那樣點着「天燈」,似乎尾氣都已經利用,沒有燃燒排放。

根據2009年1月1日頒佈的《黃磷行業准入條件》,現有黃磷裝置,如在原料粉塵回收、能耗、尾氣綜合利用、泥磷回收、污水處理、安全保障和磷渣綜合利用等方面沒有達到本條件要求,必須在本准入條件實施起兩年內完成相關改造,並經相關部門驗收合格後方可繼續生產。否則,企業所在地(市、縣)人民政府必須依法責令其停產。可是,就是這家成功黃磷廠,竟然在2011年,出現在工信部公布的第1批符合《黃磷行業准入條件》的企業公示名單中。

仙橋村村民在3月31日這天,拍攝到的視頻顯示,流出來的水是渾濁的白色。據村民說,經常會出現這樣的水,每次很短,最多幾分鐘。

雲南澄江縣工業商貿科技信息局副局長王同坤說:「磷化工在澄江的經濟發展上占舉足輕重的地位,目前還是暫時不能缺少的一個支柱。」

在澄江縣工信局一份內部交流材料中,我們注意到這樣一組數據。2018年全縣工業用電13.7億度,黃磷廠耗電近10億度(99565萬度),佔比72.7%,是絕對的能耗大戶。

貴州黔南州生態環境局甕安分局負責人說:「現在還不能完全達標,但是這個過程中我們更多地還是感覺到他們的無奈,對這個事他們想做好,但是老做不好。」

既然是支柱產業,應該是一片緊張生產的場面,可在東溪哨村,記者看到只有一家企業兩台電爐點着「天燈」在生產,絕大多數都沒有開工,這是為什麼呢?

根據《黃磷行業准入條件》,如尾氣和爐渣不能夠實現全部綜合利用,須在本准入條件實施起兩年內淘汰。也就是說,到2011年,在中國大地上就不應該再看到這樣的「點天燈」。可是距離《黃磷行業准入條件》實施十年後的今天,我們在貴州、雲南、四川等地,仍然可以看到這樣的「天燈」在熊熊燃燒。

為了驗證村民的說法,傍晚時分,記者用無人機在空中查看。原來,這家黃磷廠在火炬周圍用耐火磚砌起了圍牆,在白天的地面上很難看出來。

貴州甕安的情況,在雲南,四川也都存在。在雲南玉溪澄江縣,13台黃磷電爐集中在東溪哨村。澄江縣工信局給記者提供了一份整改材料,其中的11條整改措施,有八條都是針對《黃磷行業准入條件》以及環保排放標準的,既然要整改,就說明或多或少都不達標。

據村民說,火苗是被圍在裏面了。

近幾年,黃磷市場價格一路下滑,可是在一些地方,還在抓緊新建項目。在貴州省福泉市,記者看到一個正在建設的黃磷廠,通過市政府官網查詢,這是一家年產黃磷25000噸的項目。根據《黃磷行業准入條件》,新進入企業的起始產能規模必須達到每年5萬噸及以上,25000噸產能顯然達不到准入條件。

貴州甕安成功磷化有限公司負責人說燒的是熱水。

黃磷是劇毒,磷泥池表面大都會覆蓋一層水,使磷泥中的黃磷隔絕空氣不被氧化,而現場,磷泥池中的黃磷跑到了池子外邊。

生態環境部華南督察局處長喻旗說:「水裡面含黃磷,漫到上面以後沉澱到這,把上面這層五氧化二磷膜一扒掉(磷氧化)就像冒煙了。」

第二天,在縣環保局陪同下,記者再次來到成功黃磷廠。這一天又是一個低氣壓的陰雨天氣,可是一進廠區卻沒有看到任何的煙霧,比頭一天空氣清潔了許多。生態環境部華南督察局的專家首先來到企業配電室,三台電爐的電錶電流都是歸零的,顯然為了應對記者和環保部門,電爐沒有通電,沒有開工生產。一進廠門,最顯眼的位置是一個廢氣廢水廢渣回收利用、環保達標的宣傳欄。

據村民們說,這種煙霧都是從不到一公裡外的成功黃磷廠飄散過來的。晴天會好一些,如果是陰天,氣壓低的時候就容易出現這種情況。那麼這種白色的煙霧是什麼物質?為什麼會有刺激的味道呢?記者來到成功黃磷廠,這一天是個晴朗的日子,工廠正在生產,一片煙霧騰騰的景象。

喻旗說:「一旦出事故高濃度的水流出去,或者是磷泥出去,哪怕磷泥只是少量的,對環境的危害也非常大,黃磷的毒性對魚來說是甲胺磷的一千倍。」

用電爐尾氣燃燒的餘熱烘烤一個熱水箱,就是所謂的尾氣利用,這明顯是在矇混過關,而實際上電爐尾氣燃燒幾乎全部直排到空中。磷泥是黃磷出爐淬渣后產生的危險固體廢棄物,其中含有大量黃磷。在存放磷泥的池邊,地面上很奇怪地冒着縷縷白煙。

焦點訪談丨煙霧瀰漫、菜葉黃了、魚也死了……這些地方經歷了什麼?

貴州黔南州甕安縣仙橋村村民4月7日拍到的視頻顯示,村裡的田野農舍周圍都瀰漫著霧一樣的白色氣體。

黃磷不僅有毒,還會在生產中消耗大量能源,如果粗放生產,會嚴重威脅環境安全。在現在這種上上下下都很關注環保的今天,磷化工生產企業更應該做好污染防治。我國的磷化工產業主要分佈在西南地區,近日,記者跟隨生態環境部華南督察局,在長江上游的幾個省份採訪時發現,一些黃磷生產企業的污染狀況不容樂觀。

根據這份內部交流材料統計,東溪哨村7家企業,13座電爐,年產能15萬噸黃磷,而2018年磷化工產業創造的稅收是4561萬元,每噸黃磷創造稅收僅僅300元,如果計算下游產品則更低。每噸黃磷耗電一萬多度,卻只能創造如此微薄的稅收,是典型的高能耗低產出。近些年來,西南地區興辦了很多的小水電,黃磷產業與小水電「磷電結合」,互相依存,成為地方政府難以割捨的經濟命脈。

黃磷廠電爐生產黃磷時排出尾氣所點燃的火焰,行業內有人叫它「火炬」,也有人把它稱作「點天燈」。2009年1月1日,工信部制定了《黃磷行業准入條件》,其中一條明確規定:磷爐尾氣不得直排燃燒,必須實現能源化或資源化回收利用,新建黃磷裝置尾氣綜合利用率必須達到90%以上。也就是說,這種黃磷爐尾氣直接燃燒排放的,都不符合行業准入條件。

晚上,黃磷出爐淬渣的過程看上去更為壯觀。廠區里這幾個冒煙的點,在低氣壓的時候,大量氣體無法隨風飄散就會在山谷中聚集,出現村民所拍攝的視頻中的景象。

《黃磷行業准入條件》是工信部制定的,到了地方工信部門,卻管不了也不想管。那麼,針對多年來的廢氣、廢水排放,環保部門又做了哪些工作?能達標嗎?

一些地方政府部門,縱容了企業,放任了污染,受害的是周邊環境。也正是這樣的監管態度,使成功磷化公司的污染多年「整而不改」。目前,當地已經對成功磷化公司實施停產整改。這一次,大家希望看到的是真整改,而且是改到底。有門檻,沒規矩,這是很多黃磷生產企業出現的共性問題,也必然會產生類似甚至是更嚴重的污染情況。企業要開工,地方要發展,這都無可厚非,但不能以犧牲環境為代價換取一時的經濟發展,這是中央的要求,也是民眾的期望。

村民的視頻,就是在晴天拍攝的。廢水會順着山谷而下,排到下面的岩孔河。村民說人根本不敢吃這個水,魚和泥鰍都死了。

雲南澄江縣東溪哨供電所工作人員說,現在是枯水期,電供應不上。

雲南澄江縣工業商貿科技信息局副局長王同坤也表示,到了豐水期小水電開足馬力,電價會降低。

在記者要求下,首先來到了「點天燈」的電爐尾氣燃燒室。

因為沒有開工,電爐尾氣的火苗很小,可是在對面的牆上卻能看到明顯的長期火燒的痕迹,也就是說,一旦電爐通電開工,烈焰直接就噴到了兩三米外的牆上。那麼,電爐尾氣是通過燃燒直排了?還是循環利用了呢?在火苗的旁邊有一個大水桶。

今日关键词:何猷君奚梦瑶结婚